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陶郁 > 还是要相信有童话

还是要相信有童话

如果欣赏一个人,你会怎么做?是远远地注视,静静地观察,默默地接近还是轰轰烈烈地表白?你是否偶尔也会选择一个阴郁的午后,拉上所有的窗帘,关掉所有的电灯,在一间昏暗小屋里的电脑屏幕前,细细翻看她写下的每篇日志?

她第一次点击发表日志的那个瞬间,距离你们相识于那方瑰丽校园里的某个平凡角落,还有四百五十六天又七小时零八分多九秒。那个秋天已经远如科隆大教堂斜对面停车场地下罗马城墙上的涂痕,让你再也无法回忆起它固有的颜色和原本的形状。那时还没有人歌唱北京的冬天,她把自己放在南国浓墨重彩的山水之间,从不曾想过燕山源脉旁的水面上,也会有飘逸的雪花。

她由衷赞美那个冬季里的第一场雪时,你正在自己的书桌前悄悄端起相机。当你的目光透过取景框投向那漫天飞舞的鹅毛,是否正好和她观瞧柳絮轻扬的随心一瞥交汇于遥远的晴空之中?那一瞬间,你们的心相隔十二公里三百四十五米又六十七公分,她在回味《青春六人行》里乔伊·崔比昂尼的经典台词,而你则在幻想和埃尔·伍兹擦肩而过于《律政俏佳人》中的哈佛校园。

你轻击鼠标,她的生活就像视频截图,一桢又一桢,终于在你眼前重构出四万三千二百一十个小时的成长故事。她时而在遥远的日志里回首遥远的生活,时而在陈年的网页间描述当时的憧憬;而你如同一个忘记发布预言的迟到先知,静静看着她缓缓陷入那段注定要带来无尽伤害的感情,然后死心塌地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缓慢遗忘最终雨过天晴。

突然间你的耳机里响起她曾为某篇日志设置的背景音乐,那首歌曲曾疯狂地流行于那个晴天远远多于阴天的春季,尔后又迅速地被生活的尘埃所深深掩埋。你仿佛又听到了那个乌云密布的下午从隔壁宿舍里断断续续飘来的音乐以及夹杂其中的欢笑与哭泣。那时候你们站在各自宿舍朝南的阳台上共同欣赏着大雨倾盆前让人窒息的平静,她决定把生活变得简单,你则点燃了自己的第一支烟。

她的日志终于变得越来越熟悉。你从那似曾相识的字里行间,看到了熟悉的时刻,熟悉的地点,熟悉的人物以及熟悉的情节。你回忆起和她相识的那个初夏,你发现在此之前其实你们应该已经多次擦肩而过。你原本平静的心情突然涌起涟漪,隔岸观火的超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开始飞快地点击翻页按钮,期望在下一页就能看见自己的名字。

你分享了她的幸福,你见证了她的苦恼,你的心情随她的文字而阴晴圆缺;但用去整整一个下午,你也没能在其中找到任何与自己有关的点滴毫厘。她的日志终于毫无征兆地停留在一串不知所云的省略号上,但你脑海中所有与她有关的快乐回忆,却突然板结成坚硬而脆弱的薄片,你轻轻摇头,它们便如干冰般瞬间挥发得无影无踪。那天,你和她相识整整三年。

最后一篇日志之后的第七十八天,你终于迎来了这辈子最靠近她的那个时刻。卡萨布兰卡没有闪亮的星斗,大西洋的柔波在黑暗中抚摸着细滑的沙滩,里克咖啡馆的烛光摇曳着一如往昔的浪漫,但这些千里之外的风景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在二十三时四十五分之后的六点七八秒里,你距离他的心只有九厘米。那带着体温的空气还萦绕在耳旁未曾散去,你却看见他已在与下一个送行者拥抱告别。

而你离她最远的时候就是现在。你在东半球,她却在西半球;你在北半球,她却在南半球。你在亚洲,她却在美洲。你在北京市区的日租房里,她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远郊克里奥尔人的帐篷外面。你当然不会知道,那条连结你和地心的直线,也正穿越她的心灵;就像你永远不会想到,那首播放在你电脑上的歌曲,此刻也正飘荡在她的耳旁:

Anana, anana, 王子公主幸福了吗?

Anana, anana, 原来什么都会改变的呀~~

Anana, anana, 还是要相信有童话,

Anana, anana, 我想着你呀……

推荐 37